索引号 002482285/2021-04186 发布机构 省水利厅
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公开范围 面向全社会
文  号 有 效 性
【浙江新闻客户端】浙江山区26县如何借优势资源撬动高质量发展?山乡问水 打开源头活力
发布日期:2021-10-12 11:04 浏览次数:

全省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当下,山区26县如何尽快拉平差距、补上短板?

水,或是一个重要支点。

作为江南水乡,浙江多年平均水资源总量达955亿立方米,单位面积产水量位列全国第四。特别是山区,大多地处钱塘江、瓯江等八大水系源头,Ⅰ类水质河湖比比皆是。

但过去,潜藏于水的价值,并未得到充分认识,也没有转化成发展优势。比如,水资源总量居全省第一的丽水,2019年的水资源利用率仅2.7%,产业规模偏小,发展水平偏低。

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,山区县的目光不约而同投向自身优势。最近,丽水发布水经济发展规划,立志要把水产业培育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。面向“十四五”,衢州将信安湖水上运动、六春湖冰雪运动等,列入美丽经济发展目录。而千岛湖畔的淳安,2018年再次加码了发展水饮料产业的政策,眼下计划在“十四五”期间,打造产值超200亿元的“中国水业基地”。

一滴水,究竟有哪些价值,能变幻出怎样的业态,又将如何助力山区县绿色发展?近日,记者走进丽水、淳安、开化等地,看水的“七十二变”。

从水产品到水标准——

迎合消费趋势,牵引水的附加值提升

丽水城区寿尔福路108号,一家新开业的门店引人注目。明亮的窗户、疏朗的装修,显现独特气质。

更令人耳目一新的,是陈设的产品——来自青田深山的自涌泉水,注入简约容器,变身瓶装、桶装的“丽水山泉”。面世不到半年,这一水产品收获好评如潮,走入大小会场、宾馆饭店、万余户市民家庭,每月销量稳步增长,最高月销量增幅在两倍以上。

“精装版容量350毫升,定价3.5元,比市场上大多数饮用水贵。”丽水城投集团下属的浙江万物生长水业公司负责人张子宏说,这一定价背后,有一个“生态优势如何转化成经济价值”的故事。

作为浙西南生态屏障的丽水,境内有瓯江、钱塘江、飞云江、椒江、闽江、赛江,有“六江之源”之称。但长期以来,这一丰沛资源,未得到有效利用,全市甚至连像样的水产品都少见。

空白,意味着潜力。2019年,丽水市委召开两山发展大会,首次提出写好“水经注”。去年4月,市里抽调发改、水利等部门干部,专门成立“水经济”工作组,在保护和节约优先前提下,统筹水产业发展,创造、转化和实现水资源潜在价值。

“丽水山泉”,正是开局第一招。一方面,随着消费水平全面升级,健康化、高端化水产品正在市场崭露头角,《2019年中国饮用水行业消费健康趋势报告》数据显示,当年瓶装水销量同比增长10%以上,在饮料行业占比突破52%。另一方面,丽水不缺好水,开发对水质有特殊要求的软饮、酒类产品有先天优势,也能提升地区辨识度。

遍访9个县(市、区)、历经多月勘探,青田飞云峰、龙泉青坑底两处水源,凭借偏硅酸高、钠含量低、口感柔顺等特性,最终脱颖而出。今年8月,在青田飞云峰生产基地的基础上,龙泉青坑底再扩大生产基地正式开工建设,年底将大规模出水。

“龙泉青坑底全部达产后,年产可达90万吨矿泉水。”张子宏说,眼下,一瓶“丽水山泉”,不仅让曾经地处深山、无人问津的水卖出好价格,也能带动上百人就业,还引来三得利、纳爱斯等企业考察,未来将进一步研发酒、沏茶水等高附加值产品。

与丽水不同,拥有千岛湖优质水源、作为农夫山泉起家之地的淳安,决定走一条更多元化、泛娱乐化的水产品发展路线。千岛湖啤酒的实践,就是一个缩影。

“你肯定想不到我们能产多少种饮料,自有品牌67种,客户品牌427种,从酿制酒到气泡水,从果汁到茶饮,应有尽有!”千岛湖啤酒生产和研发负责人郭泽峰告诉记者,这一“跨界玩法”,起源于2015年一家南京企业制作精酿啤酒的订单,“量很小,但一结算,我们惊讶发现,利润竟比自产普通啤酒更高。”

此后,惊喜连连。2016年开始,千啤陆续投入2000余万元,建立精酿产线和饮料产线。优质好水和酿造技艺,吸引了元气森林、望山楂等饮料界“新秀”,更赢得嘉士伯等“老牌”客户青睐。2020年,在啤酒市场总销量下滑情况下,千啤实现逆势增长10%。

整个淳安,从千啤到农夫山泉,水饮料相关企业已有23家,其中规上企业9家。一滴水的产值,高达90余亿元。

前景看起来十分光明,但在竞争激烈的水产品界谋求更优位置,并不容易。“丽水山泉”所在的瓶装水领域,有农夫山泉、怡宝等“龙头”牢牢占据市场主导,又因入门门槛较低等原因,五花八门的本地品牌不断涌现。

对千啤而言,个性化定制路线虽有成效,但自有品牌啤酒发展不理想。“一瓶啤酒,除了水,还需麦芽、酵母、啤酒花等原料,经历21天左右发酵周期,售价仅3元左右,利润越摊越薄。”郭泽峰感叹,“酿造师”不如“搬运工”。

竞争之中,技术和标准正成为山区县的新招,牵引水产品附加值提升。

千啤东部,投入2亿元新建的厂区初现雏形,预计于今年春节前调试产线。这里的特种、精酿“黑灯车间”,将使人均产出率提升10倍,而每升原浆啤酒有了更大的利润空间。

在丽水,一个名为“幸福水”的研究中心已谋划组建,计划进一步深化优质水分类研究,探索制定“高端水”标准。引领消费新趋势,获得更多市场掌控力,正是他们的终极目标。

从水上到水下——

优化升级产业链,拓宽水价值的实现路径

初秋,天气渐凉。景宁山间,大均乡的水上救援培训活动,也进入了尾声。

在这里,潺潺流过的大均溪,常年保持Ⅰ类水质,水流形态更是丰富,拥有12种急流,适合开展水域救援技术培训、青少年安全教育培训等。自2016年丽水、云和、景宁户外应急救援队联合开设首次应急救援培训班后,山乡好水一跃“出圈”。

截至今年3月,大均水域已开展各类技术培训120余班次,举办交流赛5次。随着省消防水域救援培训基地、ERE应急救援家系统、浙江逆浪水域救援训练基地等先后落户,全国各地游客也慕名而来。

“每期培训班持续5天左右,有30至40位学员,日均住宿和餐饮要花费150元。也就是说,除掉培训费,老百姓能收入两三万元。”采访中,大均乡党委委员严明算了一笔账。他说,今年乡里已将水域培训列为重点产业,布局美食、住宿、休闲娱乐等配套项目,发展青少年研学等相关业态,进一步带动村民创业增收。

目光转向淳安石林镇,水上运动发展历程更为久远。20年前,大连赛艇队看中这里三面环山、静水湖港的优势,建了训练基地。到今天,已有16支省市和国外赛艇队把石林作为冬训主要场地。

得益于这一基础,来自北京的泛华体育公司落户,与镇里签订石林港湾运动小镇整体投资、开发、建设、运营协议。眼下,小镇已吸引超5亿元社会资本,随着亲亲山水、云上天泉、上海驴妈妈、千岛湖星空缘等项目入驻,一个因水而生的体育休闲、文创旅游产业集群正应运而生。

“除了借助水是人体必需元素这一特性,通过现代工业将之变成消费品,水温、水能、水的观赏性等同样具备衍生价值。”宁波大学千岛湖研究院李一副教授认为,拥有水资源优势的山区,通过区域品牌的生态价值转换,力促农业工业化、农民创业化、农业科技化,融入文旅、体旅、康养等相关产业,不仅能充分挖掘水的物理特性、化学特性、人文特性等,还可以建立一二三产融合发展产业链,细化社会分工,赋能经济发展,促进共同富裕。

水上产业精彩无限,水下世界别有洞天。好水出好鱼,千岛湖鱼头早已名声在外。多年来,淳安累计有鱼类品种114种,渔业资源蕴藏量达15万吨,每年带来直接经济收益10亿元。

“2019年千岛湖配供水工程正式通水后,很多人觉得渔业要走下坡路,但我们反而借势迈上了新台阶。”千岛湖发展集团总经理何光喜说,他们先是换养法,让“巨网捕鱼”成为旅游必看项目,让“淳”牌有机鱼成为全国第一个活鱼类驰名商标,让鱼文化成为渔村发展主题,推出鱼市一条街和主题民宿,再是实施“一湖推十湖、十湖带百湖”战略,与江西阳明湖、吉林月亮湖、江西大坳水库等签订合作协议,引领推动更多湖泊、水库用上千岛湖模式。

如今,一条鱼,游出了旅游服务链,游向了更大“水池”,带动相关产业总产值50多亿元。

不约而同,因清水鱼和青蛳出名的衢州开化,正试图丰富物种种类。今年7月,中国蓝龙虾生物育种全球种质中心正式落户杨林镇。据了解,这一项目投资约5亿元,涵盖蓝龙虾种质库、良种育苗场、标苗示范基地、产学研联合发展中心等,旨在建立较为完备的现代农业循环。

在中科院南京地理与湖泊研究所研究员李恒鹏看来,过去,水资源丰富的山区发展较缓,这些地区既有不断加强保护的压力,也面临不断提升当地人民生活水平的需求,很多却找不到有效路径。“对于这些地区来说,必须推动农业绿水转型、促进生态旅游、实现森林碳汇价值、完善生态补偿,探索绿水青山生态价值实现的有效路径,形成生态价值向经济价值转化,经济发展向生态保护反哺,让老百姓从中受益,建立起保护水和实现水价值的良性循环机制。”李恒鹏说。

打造新业态、挖掘新市场、拉长产业链……观察山区县的一次次行动,无疑,他们已然发现了符合自身气质的新发展空间。实现共同富裕,有了源头活水。

从水项目到水版图

以水为支点,撬动区域产业发展质量跃升

当人们关于水的用法还停留在农产品、水上旅游时,山区县们实现水价值的思路已经翻到了新篇章。

借一江清水,开化经济开发区就引来了浙江泰恒新能源有限公司。这一由正泰集团参与投资建立的太阳能光伏企业,去年产值超过10亿元。“太阳能电池片生产对空气、水质等要求极高,开化的水符合我们所需的超超纯水要求。”该公司执行董事周沫说,因水质好、杂质少,水重复利用率高达91%,仅水处理一项,企业每年节约12余万元。

在龙泉,国镜药业有限公司也逐好水而来。作为输液产品生产企业,国镜药业每年用水量高达14.4万吨。“龙泉的水浑浊度、污染指数相比其他地区低20%以上,过滤器的寿命延长了一倍,每年仅水处理成本就可以节约137万元。”公司总经理牟春雷介绍。

人们司空见惯的水,如今成为山区县的加分项,产生特别的吸引力。以水为支点,山区县们正试图一跃进入高端制造、数字经济等全新赛道。

云和紧水滩电站大坝右岸,水冷式绿色数据中心已于今年1月正式启动建设。项目总投资约15亿元,规划建设机柜1万架。

“承载如此庞大的机柜体量,全靠紧水滩水库常年维持13℃左右低温的特性。”紧水滩水冷式绿色数据中心工程负责人王明清介绍,这一数据中心首创自流水冷降温模式,依靠自然落差,从湖面以下40多米处取水循环降温,相较普通制冷方式能耗减少70%以上,每年减少碳排量90782吨,综合运营成本降低30%。

观察丽水,围绕水资源量、质、温、能等价值实现,已经拥有对水依赖程度较高的生态农业,用水量大或对水质有特殊要求的水电、饮料、医用美容针剂、新兴战略产业等,以及对水环境要求很高的文旅产业,还形成了丽水山耕、丽水山居等一系列品牌,水产业布局相对完善。

“下一步重点是如何变项目为集群,真正形成一个从水供给,到水生产,到水销售,再到水增值和保护的循环,推动区域竞争力提升。”丽水“水经济”工作组成员叶伟说,目前,他们建立了水产业链招商项目库,系统谋划一批水资源开发重大平台。目前,龙泉威士忌小镇、瓯江水上游览、瓯江夜游演艺、青田环太鹤湖旅游综合开发等一批项目招商进展顺利,总投资约20亿的华东优质水经济产业园,也在积极开展“双招双引”。

在淳安,一张充满活力的水产业版图也呼之欲出。县生态产业和商务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县城东郊坪山区块作为水饮料产业集聚区,千岛湖引水基础管道已建设完成,高铁新城区块作为健康食品集聚区,相关配套项目正在推进,“今年以来,欧力燕麦奶、自嗨锅等项目接连入驻,县里还在全力与怡宝、王老吉等企业洽谈。未来,以头部企业为核心,以两极牵引全域,农业生产、工业制造等都将迎来巨大变革。”

当然,孵化企业形成产业,引导产业构建集群,需要大量时间和成本。为此,山区县纷纷启动了新计划。“我们正在谋划设立水基金,推动高端饮用水、医用针剂、美容护肤、健康日化、酒水软饮料等高附加值涉水产品领域企业和项目发展。”叶伟说,随着消费变革,清洁水源正逐渐成为稀缺资源,当前他们还在探索打造水金融产品,构建更科学合理的水权交易体系,以更好助力生态产品价值实现。

记者手记:“金生丽水”考验智慧

在采访中,有一句话令记者感到印象深刻,是有些丽水人说起的——“金生丽水”。这句话本来出自《千字经》,意思是说黄金产在金沙江。现在,丽水实践给它注入了崭新的内涵——丽水的好水能生出金子。

要变成金子,关键在于如何打通转化通道,这考验着各地智慧。传统的水经济,一般都是利用水发展旅游或者发展水电,这类做法在全国都比较普遍,提升空间比较受限。浙江一些地方已经在探索水经济的新模式,站在水的角度系统性地思考问题,统筹利用水资源,创造性地做好水这篇文章,既发挥了水资源的生态价值,又打通了生态价值与经济价值转化的通道。

实际上,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和人们生活水平提高,水早已经不只是用于防洪、灌溉、供水等方面,健康水生态、宜居水环境成为越来越多的人和企业的需求,高端饮品、康养医疗、大数据等产业对水的质量有了更高要求。这为发展水经济提供了现实必要性。做深做透水经济,符合时代发展要求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发展水经济,不是单方面向水索取。水一定需要保护,但是保护需要成本,而水资源丰富的山区往往是欠发达地区,如果说不能实现更好发展,其实水也难以得到很好保护,缺乏持久动力。

“水善利万物而不争”,这是水的智慧,也是水的力量。从各地的实践来看,发展水经济仍然存在不小空间。这需要我们在观念上充分认识发展水经济的重要性,在行动上要因地制宜,努力找到更多水与经济社会发展的结合点。那么,水经济一定会释放出更大的能量,带动更多人走上实现共同富裕的道路。


信息来源:浙江新闻客户端

索引号: 002482285/2021-04186
主题分类: 农业、林业、水利/水利、水务
发布机构: 浙江省水利厅
公开方式: 主动公开
【浙江新闻客户端】浙江山区26县如何借优势资源撬动高质量发展?山乡问水 打开源头活力
  • 日期:2021-10-12 11:04
  • 来源: 浙江新闻客户端
  • 浏览次数:
  • 字体:[ ]

全省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当下,山区26县如何尽快拉平差距、补上短板?

水,或是一个重要支点。

作为江南水乡,浙江多年平均水资源总量达955亿立方米,单位面积产水量位列全国第四。特别是山区,大多地处钱塘江、瓯江等八大水系源头,Ⅰ类水质河湖比比皆是。

但过去,潜藏于水的价值,并未得到充分认识,也没有转化成发展优势。比如,水资源总量居全省第一的丽水,2019年的水资源利用率仅2.7%,产业规模偏小,发展水平偏低。

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,山区县的目光不约而同投向自身优势。最近,丽水发布水经济发展规划,立志要把水产业培育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。面向“十四五”,衢州将信安湖水上运动、六春湖冰雪运动等,列入美丽经济发展目录。而千岛湖畔的淳安,2018年再次加码了发展水饮料产业的政策,眼下计划在“十四五”期间,打造产值超200亿元的“中国水业基地”。

一滴水,究竟有哪些价值,能变幻出怎样的业态,又将如何助力山区县绿色发展?近日,记者走进丽水、淳安、开化等地,看水的“七十二变”。

从水产品到水标准——

迎合消费趋势,牵引水的附加值提升

丽水城区寿尔福路108号,一家新开业的门店引人注目。明亮的窗户、疏朗的装修,显现独特气质。

更令人耳目一新的,是陈设的产品——来自青田深山的自涌泉水,注入简约容器,变身瓶装、桶装的“丽水山泉”。面世不到半年,这一水产品收获好评如潮,走入大小会场、宾馆饭店、万余户市民家庭,每月销量稳步增长,最高月销量增幅在两倍以上。

“精装版容量350毫升,定价3.5元,比市场上大多数饮用水贵。”丽水城投集团下属的浙江万物生长水业公司负责人张子宏说,这一定价背后,有一个“生态优势如何转化成经济价值”的故事。

作为浙西南生态屏障的丽水,境内有瓯江、钱塘江、飞云江、椒江、闽江、赛江,有“六江之源”之称。但长期以来,这一丰沛资源,未得到有效利用,全市甚至连像样的水产品都少见。

空白,意味着潜力。2019年,丽水市委召开两山发展大会,首次提出写好“水经注”。去年4月,市里抽调发改、水利等部门干部,专门成立“水经济”工作组,在保护和节约优先前提下,统筹水产业发展,创造、转化和实现水资源潜在价值。

“丽水山泉”,正是开局第一招。一方面,随着消费水平全面升级,健康化、高端化水产品正在市场崭露头角,《2019年中国饮用水行业消费健康趋势报告》数据显示,当年瓶装水销量同比增长10%以上,在饮料行业占比突破52%。另一方面,丽水不缺好水,开发对水质有特殊要求的软饮、酒类产品有先天优势,也能提升地区辨识度。

遍访9个县(市、区)、历经多月勘探,青田飞云峰、龙泉青坑底两处水源,凭借偏硅酸高、钠含量低、口感柔顺等特性,最终脱颖而出。今年8月,在青田飞云峰生产基地的基础上,龙泉青坑底再扩大生产基地正式开工建设,年底将大规模出水。

“龙泉青坑底全部达产后,年产可达90万吨矿泉水。”张子宏说,眼下,一瓶“丽水山泉”,不仅让曾经地处深山、无人问津的水卖出好价格,也能带动上百人就业,还引来三得利、纳爱斯等企业考察,未来将进一步研发酒、沏茶水等高附加值产品。

与丽水不同,拥有千岛湖优质水源、作为农夫山泉起家之地的淳安,决定走一条更多元化、泛娱乐化的水产品发展路线。千岛湖啤酒的实践,就是一个缩影。

“你肯定想不到我们能产多少种饮料,自有品牌67种,客户品牌427种,从酿制酒到气泡水,从果汁到茶饮,应有尽有!”千岛湖啤酒生产和研发负责人郭泽峰告诉记者,这一“跨界玩法”,起源于2015年一家南京企业制作精酿啤酒的订单,“量很小,但一结算,我们惊讶发现,利润竟比自产普通啤酒更高。”

此后,惊喜连连。2016年开始,千啤陆续投入2000余万元,建立精酿产线和饮料产线。优质好水和酿造技艺,吸引了元气森林、望山楂等饮料界“新秀”,更赢得嘉士伯等“老牌”客户青睐。2020年,在啤酒市场总销量下滑情况下,千啤实现逆势增长10%。

整个淳安,从千啤到农夫山泉,水饮料相关企业已有23家,其中规上企业9家。一滴水的产值,高达90余亿元。

前景看起来十分光明,但在竞争激烈的水产品界谋求更优位置,并不容易。“丽水山泉”所在的瓶装水领域,有农夫山泉、怡宝等“龙头”牢牢占据市场主导,又因入门门槛较低等原因,五花八门的本地品牌不断涌现。

对千啤而言,个性化定制路线虽有成效,但自有品牌啤酒发展不理想。“一瓶啤酒,除了水,还需麦芽、酵母、啤酒花等原料,经历21天左右发酵周期,售价仅3元左右,利润越摊越薄。”郭泽峰感叹,“酿造师”不如“搬运工”。

竞争之中,技术和标准正成为山区县的新招,牵引水产品附加值提升。

千啤东部,投入2亿元新建的厂区初现雏形,预计于今年春节前调试产线。这里的特种、精酿“黑灯车间”,将使人均产出率提升10倍,而每升原浆啤酒有了更大的利润空间。

在丽水,一个名为“幸福水”的研究中心已谋划组建,计划进一步深化优质水分类研究,探索制定“高端水”标准。引领消费新趋势,获得更多市场掌控力,正是他们的终极目标。

从水上到水下——

优化升级产业链,拓宽水价值的实现路径

初秋,天气渐凉。景宁山间,大均乡的水上救援培训活动,也进入了尾声。

在这里,潺潺流过的大均溪,常年保持Ⅰ类水质,水流形态更是丰富,拥有12种急流,适合开展水域救援技术培训、青少年安全教育培训等。自2016年丽水、云和、景宁户外应急救援队联合开设首次应急救援培训班后,山乡好水一跃“出圈”。

截至今年3月,大均水域已开展各类技术培训120余班次,举办交流赛5次。随着省消防水域救援培训基地、ERE应急救援家系统、浙江逆浪水域救援训练基地等先后落户,全国各地游客也慕名而来。

“每期培训班持续5天左右,有30至40位学员,日均住宿和餐饮要花费150元。也就是说,除掉培训费,老百姓能收入两三万元。”采访中,大均乡党委委员严明算了一笔账。他说,今年乡里已将水域培训列为重点产业,布局美食、住宿、休闲娱乐等配套项目,发展青少年研学等相关业态,进一步带动村民创业增收。

目光转向淳安石林镇,水上运动发展历程更为久远。20年前,大连赛艇队看中这里三面环山、静水湖港的优势,建了训练基地。到今天,已有16支省市和国外赛艇队把石林作为冬训主要场地。

得益于这一基础,来自北京的泛华体育公司落户,与镇里签订石林港湾运动小镇整体投资、开发、建设、运营协议。眼下,小镇已吸引超5亿元社会资本,随着亲亲山水、云上天泉、上海驴妈妈、千岛湖星空缘等项目入驻,一个因水而生的体育休闲、文创旅游产业集群正应运而生。

“除了借助水是人体必需元素这一特性,通过现代工业将之变成消费品,水温、水能、水的观赏性等同样具备衍生价值。”宁波大学千岛湖研究院李一副教授认为,拥有水资源优势的山区,通过区域品牌的生态价值转换,力促农业工业化、农民创业化、农业科技化,融入文旅、体旅、康养等相关产业,不仅能充分挖掘水的物理特性、化学特性、人文特性等,还可以建立一二三产融合发展产业链,细化社会分工,赋能经济发展,促进共同富裕。

水上产业精彩无限,水下世界别有洞天。好水出好鱼,千岛湖鱼头早已名声在外。多年来,淳安累计有鱼类品种114种,渔业资源蕴藏量达15万吨,每年带来直接经济收益10亿元。

“2019年千岛湖配供水工程正式通水后,很多人觉得渔业要走下坡路,但我们反而借势迈上了新台阶。”千岛湖发展集团总经理何光喜说,他们先是换养法,让“巨网捕鱼”成为旅游必看项目,让“淳”牌有机鱼成为全国第一个活鱼类驰名商标,让鱼文化成为渔村发展主题,推出鱼市一条街和主题民宿,再是实施“一湖推十湖、十湖带百湖”战略,与江西阳明湖、吉林月亮湖、江西大坳水库等签订合作协议,引领推动更多湖泊、水库用上千岛湖模式。

如今,一条鱼,游出了旅游服务链,游向了更大“水池”,带动相关产业总产值50多亿元。

不约而同,因清水鱼和青蛳出名的衢州开化,正试图丰富物种种类。今年7月,中国蓝龙虾生物育种全球种质中心正式落户杨林镇。据了解,这一项目投资约5亿元,涵盖蓝龙虾种质库、良种育苗场、标苗示范基地、产学研联合发展中心等,旨在建立较为完备的现代农业循环。

在中科院南京地理与湖泊研究所研究员李恒鹏看来,过去,水资源丰富的山区发展较缓,这些地区既有不断加强保护的压力,也面临不断提升当地人民生活水平的需求,很多却找不到有效路径。“对于这些地区来说,必须推动农业绿水转型、促进生态旅游、实现森林碳汇价值、完善生态补偿,探索绿水青山生态价值实现的有效路径,形成生态价值向经济价值转化,经济发展向生态保护反哺,让老百姓从中受益,建立起保护水和实现水价值的良性循环机制。”李恒鹏说。

打造新业态、挖掘新市场、拉长产业链……观察山区县的一次次行动,无疑,他们已然发现了符合自身气质的新发展空间。实现共同富裕,有了源头活水。

从水项目到水版图

以水为支点,撬动区域产业发展质量跃升

当人们关于水的用法还停留在农产品、水上旅游时,山区县们实现水价值的思路已经翻到了新篇章。

借一江清水,开化经济开发区就引来了浙江泰恒新能源有限公司。这一由正泰集团参与投资建立的太阳能光伏企业,去年产值超过10亿元。“太阳能电池片生产对空气、水质等要求极高,开化的水符合我们所需的超超纯水要求。”该公司执行董事周沫说,因水质好、杂质少,水重复利用率高达91%,仅水处理一项,企业每年节约12余万元。

在龙泉,国镜药业有限公司也逐好水而来。作为输液产品生产企业,国镜药业每年用水量高达14.4万吨。“龙泉的水浑浊度、污染指数相比其他地区低20%以上,过滤器的寿命延长了一倍,每年仅水处理成本就可以节约137万元。”公司总经理牟春雷介绍。

人们司空见惯的水,如今成为山区县的加分项,产生特别的吸引力。以水为支点,山区县们正试图一跃进入高端制造、数字经济等全新赛道。

云和紧水滩电站大坝右岸,水冷式绿色数据中心已于今年1月正式启动建设。项目总投资约15亿元,规划建设机柜1万架。

“承载如此庞大的机柜体量,全靠紧水滩水库常年维持13℃左右低温的特性。”紧水滩水冷式绿色数据中心工程负责人王明清介绍,这一数据中心首创自流水冷降温模式,依靠自然落差,从湖面以下40多米处取水循环降温,相较普通制冷方式能耗减少70%以上,每年减少碳排量90782吨,综合运营成本降低30%。

观察丽水,围绕水资源量、质、温、能等价值实现,已经拥有对水依赖程度较高的生态农业,用水量大或对水质有特殊要求的水电、饮料、医用美容针剂、新兴战略产业等,以及对水环境要求很高的文旅产业,还形成了丽水山耕、丽水山居等一系列品牌,水产业布局相对完善。

“下一步重点是如何变项目为集群,真正形成一个从水供给,到水生产,到水销售,再到水增值和保护的循环,推动区域竞争力提升。”丽水“水经济”工作组成员叶伟说,目前,他们建立了水产业链招商项目库,系统谋划一批水资源开发重大平台。目前,龙泉威士忌小镇、瓯江水上游览、瓯江夜游演艺、青田环太鹤湖旅游综合开发等一批项目招商进展顺利,总投资约20亿的华东优质水经济产业园,也在积极开展“双招双引”。

在淳安,一张充满活力的水产业版图也呼之欲出。县生态产业和商务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县城东郊坪山区块作为水饮料产业集聚区,千岛湖引水基础管道已建设完成,高铁新城区块作为健康食品集聚区,相关配套项目正在推进,“今年以来,欧力燕麦奶、自嗨锅等项目接连入驻,县里还在全力与怡宝、王老吉等企业洽谈。未来,以头部企业为核心,以两极牵引全域,农业生产、工业制造等都将迎来巨大变革。”

当然,孵化企业形成产业,引导产业构建集群,需要大量时间和成本。为此,山区县纷纷启动了新计划。“我们正在谋划设立水基金,推动高端饮用水、医用针剂、美容护肤、健康日化、酒水软饮料等高附加值涉水产品领域企业和项目发展。”叶伟说,随着消费变革,清洁水源正逐渐成为稀缺资源,当前他们还在探索打造水金融产品,构建更科学合理的水权交易体系,以更好助力生态产品价值实现。

记者手记:“金生丽水”考验智慧

在采访中,有一句话令记者感到印象深刻,是有些丽水人说起的——“金生丽水”。这句话本来出自《千字经》,意思是说黄金产在金沙江。现在,丽水实践给它注入了崭新的内涵——丽水的好水能生出金子。

要变成金子,关键在于如何打通转化通道,这考验着各地智慧。传统的水经济,一般都是利用水发展旅游或者发展水电,这类做法在全国都比较普遍,提升空间比较受限。浙江一些地方已经在探索水经济的新模式,站在水的角度系统性地思考问题,统筹利用水资源,创造性地做好水这篇文章,既发挥了水资源的生态价值,又打通了生态价值与经济价值转化的通道。

实际上,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和人们生活水平提高,水早已经不只是用于防洪、灌溉、供水等方面,健康水生态、宜居水环境成为越来越多的人和企业的需求,高端饮品、康养医疗、大数据等产业对水的质量有了更高要求。这为发展水经济提供了现实必要性。做深做透水经济,符合时代发展要求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发展水经济,不是单方面向水索取。水一定需要保护,但是保护需要成本,而水资源丰富的山区往往是欠发达地区,如果说不能实现更好发展,其实水也难以得到很好保护,缺乏持久动力。

“水善利万物而不争”,这是水的智慧,也是水的力量。从各地的实践来看,发展水经济仍然存在不小空间。这需要我们在观念上充分认识发展水经济的重要性,在行动上要因地制宜,努力找到更多水与经济社会发展的结合点。那么,水经济一定会释放出更大的能量,带动更多人走上实现共同富裕的道路。

打印 关闭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